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申萬宏源女博士老鼠倉成交7000萬賺130萬 被罰140萬

來源:中國經濟網 2019-11-08 14:46:41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劉某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2018年11月26日,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劉某某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判處有期 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0萬元;在案扣押的被告人劉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130.28萬元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1.jpg

  外匯天眼APP訊 : 近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劉某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2018年11月26日,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劉某某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判處有期 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0萬元;在案扣押的被告人劉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130.28萬元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判決書顯示,劉某某,女,1979年8月3日出生,博士研究生文化。2009年9月至2016年9月間,劉某某利用在申銀萬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擔任研究員、投資經理助理職務期間,協助王某管理“申銀萬國2號”、“上海山某”、“寶鼎穩盈3號”并負責具體操作上述三個資管賬戶而掌握有關投資決策、交易等方面的重要信息之便,以盈利為目的,操作其親屬馬某1在廣發證券上海水清南路營業部開戶的證券賬戶和其朋友丁某妻子袁某1在申萬宏源證券上海蘭溪路營業部開設的證券賬戶,劉某某本人投入人民幣100余萬元,丁某先后投入人民幣2000余萬元,先于、同期或稍晚于“申銀萬國2號”、“上海山某”、“寶鼎穩盈3號”資管賬戶買入或賣出同一只股票。

  此案案發源于2017年3月30日,遼寧省公安廳接到公安部轉來《關于對“朱婉寧”等賬戶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犯罪情報線索開展分析研判和導偵核查的通知》,經組織專門人員對該犯罪情報線索展開分析研判和核查,發現上海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職員劉某某有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的重大嫌疑。

  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某某身為證券公司的工作人員,利用因職務便利獲取未公開信息,違反規定,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交易活動,趨同成交金額人民幣7154.90萬元,獲利人民幣133.95萬元,其行為已構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且情節特別嚴重,應予刑罰懲處。

  法院表示,被告人劉某某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劉某某認罪悔罪,積極主動繳納違法所得和罰金,可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申萬宏源女博士員工老鼠倉 操作2個賬戶1個賺134萬1個虧109萬

  據判決書,被告人劉某某,女,漢族,1979年8月3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博士研究生文化,上海文洋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投資發展部經理,住上海市閔行區。因涉嫌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于2017年10月31日被遼寧省朝陽市公安局取保候審,2018年10月22日被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取保候審。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9年9月至2016年9月間,被告人劉某某利用在申銀萬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擔任研究員、投資經理助理職務期間,協助王某管理“申銀萬國2號策略增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以下簡稱“申銀萬國2號”)、“申某--上海山某定向資產管理合同”(以下簡稱“上海山某”)、“申銀萬國寶鼎穩盈3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以下簡稱“寶鼎穩盈3號”)并負責具體操作上述三個資管賬戶而掌握有關投資決策、交易等方面的重要信息,包括資管賬戶投資股票的名稱、數量、價位以及買賣時機等“未公開信息”之便,以盈利為目的,操作其親屬馬某1在廣發證券上海水清南路營業部開戶的證券賬戶(證券資金賬號:16×××32,滬市賬號:A24×××11,深市賬號:01×××42)和其朋友丁某妻子袁某1在申萬宏源證券上海蘭溪路營業部開設的證券賬戶(證券資金賬號:16×××07,滬市賬號:A16×××88,深市賬號:00×××34),劉某某本人投入人民幣100余萬元,丁某先后投入人民幣2000余萬元,先于、同期或稍晚于“申銀萬國2號”、“上海山某”、“寶鼎穩盈3號”資管賬戶買入或賣出同一只股票。

  經深圳證券交易所和上海證券交易所統計:1、馬某1廣發證券資金賬號16×××32,其中滬市賬戶A24×××11與“申某2號”、“上海山某”、“穩盈3號”三個產品趨同股票數占比為13.89%,趨同盈利人民幣40.31萬元;深市賬戶01×××42與“”申萬2號“、”上海山友“、”穩盈3號三個產品趨同股票數占比為25.21%,趨同盈利人民幣93.64萬元,該賬戶趨同盈利合計人民幣133.95萬元。

  2、袁某1申某宏源證券資金賬號16×××07,其中滬市賬戶A16×××88與“上海山某”、“穩盈3號”兩個產品趨同股票數占比為11.11%,趨同虧損人民幣50.04萬元;深市賬戶00×××34與“申萬2號”、“上海山友”、“穩盈3號”三個產品趨同股票數占比為27.12%,趨同虧損人民幣58.56萬元,該賬戶趨同虧損合計人民幣108.60萬元。

  2017年5月9日,犯罪嫌疑人劉某某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2017年11月2日,被告人劉某某主動向公安機關上繳違法所得人民幣130.28萬元。

  經介紹到申萬宏源證券工作 代操盤2000萬虧損200萬

  上海文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丁某作為證人證言證實:大約五六年前,一個朋友把劉某某介紹給丁某,說要找一份工作,丁某看劉某某是上海交通大學金融工程博士研究生,就覺得她是個人才,人也挺老實的,因為丁某公司當時用不上這樣的人才,丁某就把劉某某介紹給其他朋友,丁某朋友再將她介紹到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工作了。

  認識后逢年過節劉某某都會來看望丁某。2015年5月份,丁某看股市行情挺好的,因為當時有很多證券公司都有代理操作股票交易的業務,收取10%傭金,丁某當時就想到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辦理該業務,因為丁某和劉某某認識,丁某就對劉某某說丁某想到她們公司辦理代理操作股票交易的業務,劉某某當時跟丁某說丁某的資金也不是很多,她就幫著丁某操作就可以了,丁某當時就同意了。

  2015年5月28日丁某帶著妻子袁某1到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蘭溪路證券營業部用袁某1的身份開的證券賬戶,當時投了2000萬,丁某把袁某1的證券賬戶號和密碼告訴劉某某了,劉某某就開始操作袁某1的證券賬戶進行股票交易,直到后來劉某某被證監會調查時,劉某某就不操作袁某1的證券賬戶了。

  丁某表示,劉某某操作袁某1的證券賬戶大約賠了200多萬,劉某某自己決定買賣哪只股票,是否向賬戶里存錢是丁某決定的,證券賬戶資金來源是丁某自有資金,劉某某沒有投錢,當時劉某某就是給丁某幫忙,不存在給她提成錢的事,丁某認為她專業知識比較強,丁某就讓她操作袁某1的證券賬戶了,與劉某某是否知道其公司股票的信息無關。

  為規避違規 替同事頂名任資管產品投資主辦人

  證人強某證言證實:強某是1996年10月份到申銀萬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工作的,2013年6月至2015年6月強某在公司資產管理事業部下屬的客戶資產管理總部任總經理,2015年6月至今任資產管理事業部下屬業務部負責風險處置項目的總經理。王某、劉某某都是客戶資產管理總部的工作人員,他們倆個都在這個部門權益部門工作,王某、劉某某和韓某成是一個團隊,王某和劉某某不是上下級關系,就是同事關系,他們仨一個組可以商量共同來完成,林某、牟某分別帶另外兩個小組。王某當時應該是研究總監,這個就是一個業務上的職稱,不是行政級別,他具體負責做權益投資方面的研究工作,就是幫客戶做資產投資,再就是王某是資產管理事業部決策委員會成員之一;劉某某當時是做助理工作,主要是協助投資主辦人做一些市場調查和研究工作,不具體操作產品,再就是做一些研究性的文字報告工作。

  “寶鼎穩盈3號”是強某任客戶資產管理總部總經理期間成立的一個產品,是2014年12月29日成立的,這個產品投入資金4.5億,由新華保險投入3.6億,申銀萬國證券投入9000萬,由林某、牟某和劉某某做為主辦人,他們仨每人操控1.5億資金,王某參與了“寶鼎穩盈3號”,因為當時畢竟劉某某經驗少,且之前沒有獨立管理過什么產品,強某還是以鍛煉新人的角度才讓她當的主辦人,但是強某也不能冒風險都讓她來管理,如果賠了的話,強某等都會受牽連的,所以強某當時是讓王某具體管理劉某某這1.5億資金的,強某在權益團隊每周一開例會時多次說過,劉某某的“寶鼎穩盈3號”股票交易,要以王某的決定為主,劉某某主要是向王某學習,實際上就是讓王某操控劉某某主辦的“寶鼎穩盈3號”股票交易。

  當時王某負責一個定向投資產品、韓某成手里有其他集合產品,按規定王某不能兼任集合資產計劃的主辦,所以王某這個小組里就安排劉某某做“寶鼎穩盈3號”的主辦人了,劉某某應該是自己決定的股票交易的,但具體操作了幾支股票交易強某表示不清楚。

  同案犯王某供述證實:王某是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研究部總監,在資產管理部門的股權投資工作,具體工作就是研究股市的各支股票走向,投資股票,為公司賺取收益。王某這個部門是其中一個小組,王某是組長,還有劉某某和韓某成兩個人,仨人利益共享,考核是小組為單位。

  申某宏源公司推出的“山某”當時是王某負責的,屬于一個專戶產品,投資方是自然人。“穩盈3號”這個產品公司剛推出時,公司想讓王某也參與負責的,但因為王某當時有“山某”這個產品,所以公司才讓劉某某作為其中一個投資主辦,她是給王某頂名的。因為劉某某經驗不足,公司領導不太信任,就和王某說過讓王某照看一下,王某就可以在讓劉某某幫王某在“山某”產品中下單的同時也在“穩盈3號”產品中購買同一支股票,劉某某會聽王某的,也有一種依賴性。

  劉某某供述也證實:王某是2011年到資產管理事業部工作的,當時是研究總監,實際就是高級投資經理,王某當時負責管理劉某某和其他研究院的日常工作,王某也算劉某某的老師。王某是“申銀萬國2號策略增強集合資產管理計劃”、“申某--上海山某定向資產管理合同”、“申銀萬國寶鼎穩盈3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結構化)資產管理合同”三個產品的投資主辦人,“寶鼎穩盈3號”名義上的主辦人是劉某某,實際主辦人是王某,因為當時王某是“上海山某”的主辦人,按要求不能再兼任“寶鼎穩盈3號”的主辦人,公司當時就讓劉某某做名義上主辦人,王某做實際主辦人。

  公安部轉來線索案發:趨同交易成交超7000萬獲利134萬 自首、認罰獲緩刑

  案件來源及抓捕經過證實:2017年3月30日,遼寧省公安廳接到公安部轉來《關于對“朱婉寧”等賬戶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犯罪情報線索開展分析研判和導偵核查的通知》,經組織專門人員對該犯罪情報線索展開分析研判和核查,發現上海申某宏源證券有限公司職員劉某某有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的重大嫌疑。

  2017年,朝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在傳喚劉某某到上海市配合調查王某等人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過程中,劉某某主動交代了公安機關尚未掌握的其本人涉嫌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的犯罪事實。

  經請示后,2017年9月19日,公安部指定遼寧省公安廳管轄辦理劉某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案,同年10月13日,遼寧省公安廳指定該案由朝陽市公安局管轄辦理。2017年10月31日,朝陽市公安局偵查員岳志華、韓鐵鈞傳喚劉某某到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七寶派出所接受訊問。2018年9月1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以(2018)最高法刑轄105號指定管轄決定書指定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刑事第一審程序對該案進行審判。

  經審理,遼寧省朝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劉某某身為證券公司的工作人員,利用因職務便利獲取未公開信息,違反規定,從事與該信息相關的證券交易活動,趨同成交金額人民幣7154.90萬元,獲利人民幣133.95萬元,其行為已構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且情節特別嚴重,應予刑罰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某某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法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劉某某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劉某某認罪悔罪,積極主動繳納違法所得和罰金,可酌情予以從輕處罰。辯護人關于被告人劉某某系自首、主動繳納違法所得的辯護觀點,法院予以采納。

  2018年11月26日,法院綜合被告人劉某某的具體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決定對被告人劉某某減輕處罰,對其判處有期 徒刑并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依法對其適用緩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八十條第四款、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劉某某犯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判處有期 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0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二、在案扣押的被告人劉某某違法所得人民幣130.28萬元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江苏11选五玩法